西班牙人对赫塔菲历史战绩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民生集團 > 學憲法打擊防控內幕交易 > 正文

學憲法、守法律——打擊和防控內幕交易

 

  學憲法、守法律——打擊和防控內幕交易

  第一部分 內幕信息基本概念

  一、基本概念

  根據《證券法》的規定,內幕交易是指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漏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違法行為。

  主體:內幕信息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條件:掌握內幕信息;在內幕信息公開前;從事相關證券交易活動。行為:買賣相關證券;泄漏內幕信息;建議他們買賣相關證券。

  二、內幕信息與內幕信息知情人

  (1)什么是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是指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公司的經營、財務或者其他對該公司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

  (2)什么是內幕知情人?內幕信息和知情人是法律規定的利用職務之便能夠知悉內幕信息的人員,常見的內幕信息和知情人包括以下五類: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證券監管人員;證券機構、基金公司等證券機構相關人員;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從業人員;各級發改委、國資委等具有法定審批職權的人員;

  三、常見的內幕交易行為

  交易型:內幕信息知情人直接利用內幕信息買賣證券。

  泄漏型:內幕信息知情人向他人泄漏內幕信息,他人據此從事交易。

  建議型:內幕信息知情人建議他人買賣證券。

  第二部分 最新法律動態

  一、《關于辦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為維護證券、期貨市場管理秩序,依法懲治證券、期貨犯罪,根據刑法有關規定,現就辦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下列人員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非法獲取證券、期貨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

  (一)利用竊取、騙取、套取、竊聽、利誘、刺探或者私下交易等手段獲取內幕信息的;

  (二)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員關系密切的人員,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從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或者泄露內幕信息導致他人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無正當理由或者正當信息來源的;

  (三)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員聯絡、接觸,從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或者泄露內幕信息導致他人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且無正當理由或者正當信息來源的。

  第三條本解釋第二條第二項、第三項規定的“相關交易行為明顯異常”,要綜合以下情形,從時間吻合程度、交易背離程度和利益關聯程度等方面予以認定:

  (一)開戶、銷戶、激活資金賬戶或者指定交易(托管)、撤銷指定交易(轉托管)的時間與該內幕信息形成、變化、公開時間基本一致的;

  (二)資金變化與該內幕信息形成、變化、公開時間基本一致的;

  (三)買入或者賣出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合約時間與內幕信息的形成、變化和公開時間基本一致的;

  (四)買入或者賣出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合約時間與獲悉內幕信息的時間基本一致的;

  (五)買入或者賣出證券、期貨合約行為明顯與平時交易習慣不同的;

  (六)買入或者賣出證券、期貨合約行為,或者集中持有證券、期貨合約行為與該證券、期貨公開信息反映的基本面明顯背離的;

  (七)賬戶交易資金進出與該內幕信息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人員有關聯或者利害關系的;

  (八)其他交易行為明顯異常情形。

  第四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屬于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從事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

  (一)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上市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收購該上市公司股份的;

  (二)按照事先訂立的書面合同、指令、計劃從事相關證券、期貨交易的;

  (三)依據已被他人披露的信息而交易的;

  (四)交易具有其他正當理由或者正當信息來源的。

  第五條 本解釋所稱“內幕信息敏感期”是指內幕信息自形成至公開的期間。

  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的發生時間,第七十五條規定的“計劃”、“方案”以及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八十五條第十一項規定的“政策”、“決定”等的形成時間,應當認定為內幕信息的形成之時。影響內幕信息形成的動議、籌劃、決策或者執行人員,其動議、籌劃、決策或者執行初始時間,應當認定為內幕信息的形成之時。

  內幕信息的公開,是指內幕信息在國務院證券、期貨監督管理機構指定的報刊、網站等媒體披露。

  第六條 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從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或者泄露內幕信息導致他人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三)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

  (四)三次以上的;

  (五)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第七條 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從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從事或者泄露內幕信息導致他人從事與該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期貨交易,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二)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的;

  (三)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在七十五萬元以上的;

  (四)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

  第八條 二次以上實施內幕交易或者泄露內幕信息行為,未經行政處理或者刑事處理的,應當對相關交易數額依法累計計算。

  第九條 同一案件中,成交額、占用保證金額、獲利或者避免損失額分別構成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按照處罰較重的數額定罪處罰。

  構成共同犯罪的,按照共同犯罪行為人的成交總額、占用保證金總額、獲利或者避免損失總額定罪處罰,但判處各被告人罰金的總額應掌握在獲利或者避免損失總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

  第十條 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違法所得”,是指通過內幕交易行為所獲利益或者避免的損失。

  內幕信息的泄露人員或者內幕交易的明示、暗示人員未實際從事內幕交易的,其罰金數額按照因泄露而獲悉內幕信息人員或者被明示、暗示人員從事內幕交易的違法所得計算。

  第十一條 單位實施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的行為,具有本解釋第六條規定情形之一的,按照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二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二、《關于辦理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案件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

  為加強辦理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案件工作,完善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的銜接機制,進一步依法有效懲治證券期貨違法犯罪,提出如下意見:

  一、證券監管機構依據行政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有關規定,在辦理可能移送公安機關查處的證券期貨違法案件過程中,經履行批準程序,可商請公安機關協助查詢、復制被調查對象的戶籍、出入境信息等資料,對有關涉案人員按照相關規定采取邊控、報備措施。證券監管機構向公安機關提出請求時,應當明確協助辦理的具體事項,提供案件情況及相關材料。

  二、證券監管機構辦理證券期貨違法案件,案情重大、復雜、疑難的,可商請公安機關就案件性質、證據等問題提出參考意見;對有證據表明可能涉嫌犯罪的行為人可能逃匿或者銷毀證據的,證券監管機構應當及時通知公安機關;涉嫌犯罪的,公安機關應當及時立案偵查。

  三、證券監管機構與公安機關建立和完善協調會商機制。證券監管機構依據行政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有關規定,在向公安機關移送重大、復雜、疑難的涉嫌證券期貨犯罪案件前,應當啟動協調會商機制,就行為性質認定、案件罪名適用、案件管轄等問題進行會商。

  四、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在辦理涉嫌證券期貨犯罪案件過程中,可商請證券監管機構指派專業人員配合開展工作,協助查閱、復制有關專業資料。證券監管機構可以根據司法機關辦案需要,依法就案件涉及的證券期貨專業問題向司法機關出具認定意見。

  五、司法機關對證券監管機構隨案移送的物證、書證、鑒定結論、視聽資料、現場筆錄等證據要及時審查,作出是否立案的決定;隨案移送的證據,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的,可作為定案的根據。

  六、證券監管機構依據行政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有關規定向公安機關移交證據,應當制作證據移交清單,雙方經辦人員應當簽字確認,加蓋公章,相關證據隨證據移交清單一并移交。

  七、對涉眾型證券期貨犯罪案件,在已收集的證據能夠充分證明基本犯罪事實的前提下,公安機關可在被調查對象范圍內按一定比例收集和調取書證、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等相關證據。

  八、以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證券登記結算機構、期貨保證金監控機構以及證券公司、期貨公司留存的證券期貨委托記錄和交易記錄、登記存管結算資料等電子數據作為證據的,數據提供單位應以電子光盤或者其他載體記錄相關原始數據,并說明制作方法、制作時間及制作人等信息,并由復制件制作人和原始電子數據持有人簽名或蓋章。

  九、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在證券監管機構指定的信息披露媒體、信息披露義務人或證券交易所網站發布的信息披露公告,其打印件或據此制作的電子光盤,經核對無誤后,說明其來源、制作人、制作時間、制作地點等的,可作為刑事證據使用,但有其他證據證明打印件或光盤內容與公告信息不一致的除外。

  十、涉嫌證券期貨犯罪的第一審案件,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同級人民檢察院負責提起公訴,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立案偵查。

  第三部分 典型案例

  一、重組方內幕交易案——黃光裕案

  2006年7月,黃某以旗下的鵬泰投資入股中關村,持有29.58%的股份。收購完成之后,又進行了一系列債務重組和資產重組,中關村股票出現大幅波動。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間,黃光裕作為北京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關村)實際控制人、董事,在中關村與鵬泰投資進行資產置換過程中,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龍某等6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976萬余股,成交額9310萬余元。至6月28日公告上述事宜時,6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384萬余元。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間,在中關村收購鵬潤地產全部股權的過程中,黃光裕決定并指令他人使用其實際控制的曹某等79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買入中關村股票1.04億余股,成交額13.22億余元。至2008年5月7日公告日時,79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人民幣3.06億余元。

  2008年10月,中國證監會將該案移送公安部,11月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偵查。2010年5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黃某因內幕交易罪獲刑9年,并處罰金6億元,與非法經營罪和單位行賄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6億元,沒收個人部分財產2億元。2010年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維持一審判決。

  二、國家機關人員內幕交易案——高淳陶瓷案

  原江蘇省人大代表、南京市委工交工委副書記、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2009年2月至4月間,代表南京市經委參與重組江蘇高淳陶瓷股份有限公司,其間,他將未公開的內幕信息告知其妻陳巧玲,兩人經共謀,在價格敏感期內,先后多次買入高淳陶瓷流通股。信息公開后,拋出后獲利人民幣近750萬元。

  2009年9月,中國證監會將劉寶春、陳巧玲內幕交易案移送公安機關偵查。2010年12月30日南通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原南京市經委主任劉寶春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沒收違法所得749.95萬元,并處罰金750萬元,其妻陳巧玲犯內幕交易罪,因系從犯,免于刑事處罰。

  內幕知情人包括了因履行工作職責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內幕信息人在信息公開前,應當保守秘密,不得向他人泄露,包括家人、親屬、朋友,也不得利用內幕信息進行交易。劉寶春作為政府工作人員參與上市公司重組,因履行工作職責獲取內幕信息,是內幕信息知情人,在重組信息未公開前,劉寶春卻不僅將該信息泄露給其妻,而且倆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其行為不僅違反了《證券法》有關不得泄露內幕信息、不得利用內幕信息交易的規定,而且觸犯了《刑法》,最終因內幕交易罪受到了法律嚴厲的制裁。該案是全國首起國家機關人員涉足內幕交易被刑事追責的案件。

  三、基金經理“老鼠倉”案——韓剛案

  韓剛自2009年1月6日擔任長城久富證券投資基金經理一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及所獲取的基金投資決策信息,與他人共同操作其親屬開立的帳戶,先于或同步與韓剛管理的久富基金買入、賣出相關個股;或在久富基金建倉階段買賣相關個股,非法 獲利。中國證監會以韓剛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11年1月,深圳福田區法院作出公開判決,韓剛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310000元;贓款303274.46元予以沒收。該案成為我國第一起基金從業人員因利用未公開信息違規交易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

  在證券投資基金活動中,投資者出于對基金管理人的信任,將資金委托給基金管理人進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與基金份額持有人之間是一種信托關系,基金管理人對基金和基金份額持有人負有忠實義務,必須恪盡職守,履行誠實信用、謹慎勤勉的義務,不得從事利益沖突的行為,不得將自身利益置于基金財產和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之上,更不得在執行職務或辦理業務過程中利用所處地位或優勢牟取私利。本案中基金經理韓剛一方面履行公司賦予的職責,參與基金財產的投資和管理,另一方面又憑借職務便利,利用非公開的基金投資信息,搶先交易,這種行為不僅客觀上會對相關股票的市場價格產生不利于有關基金的影響,損害基金財產及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而且妨礙了正常的交易秩序,破壞了公平、公正的市場交易環境。這種行為本身也違背了基金經理的誠信義務,性質惡劣。韓剛也因“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西班牙人对赫塔菲历史战绩 菜饭骨头汤外卖赚钱吗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二八杠游戏大厅下载 日本美女图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东莞酒店小姐价格 辽宁快乐12组选玩法 3月8日上证指数 比分波胆窍门 免费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品牌手表售后赚钱吗 哪个网络棋牌游戏好 有什么坐着也能赚钱 安徽时时有没有单双